■出售外链〓提升排名┿【QQ:1012189958】 车辆保险 交强险 二手车 广州二手车 网站建设 app开发 网站制作 一号站 捕鱼游戏 澳门百家乐 万达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 1号站 一号站/a>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金沙棋牌 捕鱼技巧 捕鱼技巧 捕鱼技巧 美高梅网址 牛牛 捕鱼 新葡京官网 真人百家乐 美高梅官网 美高梅官网 美高梅官网 新葡京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美高梅官网 必赢彩票网 葡京赌场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必赢国际 巴黎人娱乐城 博狗 澳门永利赌场 永利棋牌 永利棋牌 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金蟾捕鱼 真钱牛牛 澳门新濠天地 捕鱼平台 捕鱼平台 365bet官网 真钱斗地主游戏 网上真钱扎金花 山西快乐十分 线上赌博平台 基金开户 帮考网 草根站长 拉菲娱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网贷帮 广州交通 球探比分 凤凰平台 澳门网上赌博 电玩box 港股 港股 A股行情 黄金价格 外汇开户 域名 金蟾捕鱼 1号站平台 888真人开户 888真人平台 一号站 pc蛋蛋信誉群 一号站 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平台 皇冠比分 新葡京 皇冠娱乐网 bt365娱乐官网 亿万先生 吉祥坊wellbet ca88亚洲城 千亿国际 龙8国际 亚虎国际 188bet ca88亚洲城 皇冠体育平台 现金娱乐平台 新葡京娱乐场 真钱21点 真钱21点 真钱牛牛 湖北11选5 真钱捕鱼 优德娱乐 申博 二八杠 最新全讯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免费注册送彩金 博狗注册 皇冠备用 外围赌球 新2网址 888真人网址 澳门金沙 网上牌九 明升88 皇冠开户网 金鹰娱乐 现金炸金花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葡京酒店 真钱棋牌 体育开户 e世博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黄金城 澳门赌球 澳门游戏 真钱牛牛 二八杠玩法 二八杠技术 e世博注册 香港赌场 斗牛技巧 皇冠赌场线上娱乐 金沙娱乐 新葡京娱乐场 乐虎国际娱乐 棋牌 杏彩 澳门威尼斯人 澳门美高梅 伟德亚洲 bet365体育投注 威尼斯人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杏彩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葡京 时时彩 即时比分 即时比分 365体育投注 江苏快三 比分 比分 澳门巴黎人 赌博 街机游戏 足彩网 腾讯分分彩 排列3 澳门金沙 美高梅 赌博网 天下足球网 365备用网址 捕鱼达人3 赌博网 赌博网 大发体育 1956 东森娱乐 大发888赌场 大发888赌场 bbin bbin bbin 捕鱼达人2 凤凰娱乐 现金网 金沙娱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bbin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江苏快三 1号站平台 葡京 金沙 凤凰娱乐 万达平台 新葡京 澳门金沙 电子游戏 新葡京 银河 电子游戏 杏彩娱乐 万达平台 BBIN 金蟾捕鱼 新葡京 杏彩网 蒙特卡罗 万达娱乐平台 澳门金沙 申博 申博 翡翠娱乐 赌博 娱乐天地 银河 老虎机 新濠天地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我爱旅游
当前位置:主页 > 菜谱 >

[心情]锦瑟无端

来源:网络整理        2017-10-07 10:07

  锦瑟无端五十弦,奏生平文武廓。陨星火,看年华香殒周道阔。俯瞰一川蜃景,怀惜逝去的锦年。 ——题记
  
  锦一
  
  我叫锦,忘记了自己姓什么,自从到这里来以后,她们叫我:“锦儿。”他们叫我“锦姑娘。”
  
  这里是夜歌楼,她们是我的“姐妹”,他们是我的客人。夜歌楼,全长安最有名的青楼,而我,锦,则是夜歌楼的当家花魁,长安最出名的——妓女。
  
  夜夜笙歌,朝朝醉梦。被胭脂淡抹过的脸显出一丝血色。望着铜镜中精致的脸庞,苦涩地笑,母亲,为什么你给我了绝色的脸,未给我美好的人生。轻轻拍拍自己的脸,呵呵,我就是这命呀,谁叫我是锦呢,最出名的妓女。
  
  数不清有多少男子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有仕途得意的举子,有富可敌国的商人。对于金钱嗤之以鼻时,那些人却仍然坚持着送来,真顽固,哈。
  
  我记不得有多少女人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狐狸精”,有多少女人扇过我这张脸。这帮怨妇,是你们自己没有管住你们的男人,扯上我?
  
  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爱情,因为我是妓女,一个供男人玩乐的工具而已,等到我人老珠黄时,谁会在乎我呢?包括给我生命的母亲和我的父亲。
  
  我和我的母亲一样,是妓女,长安最有名的妓女。而我的父亲,一介书生,高中之后,杳无音训,后来据说娶了宰相之女。可怜我母亲,苦苦等待了那负心郎10年,至今我还记得母亲生我时那怨恨的眼神。呵呵,用别人的话来说——我。是。孽。种。状元郎的私生女,好至高无上的称谓。
  
  据说,那位状元郎曾经来找过母亲,当得知我的存在时,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背弃。哈,这就是我母亲等了10年的结果。从此在她的眼神中只有怨恨,她恨我的存在,恨我的出世。不过一个月后,她就死了,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终于摆脱了这孽种,我可以安心过日子了。”我记得,她死前带着安详的笑容,呵呵,我的母亲,你终于摆脱我这个孽。种。了。
  
  二
  
  陈妈妈的揽客声络绎不绝,又将是个忙碌的夜晚,我的工作。
  
  “哟,这位客官是第一次来吧。您是要听曲儿还是要解闷呀?我跟您说,我这儿的姑娘包您满意。来,您先看看这画谱儿。您是要春兰还是要冬梅呀……”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我听得直泛恶心。天地良心,虽然我是妓女,但我真心希望天下无妓。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您这有位锦姑娘吗?”清脆玉琅的声音,我抬头。是他吗?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儒雅的长衫,一把纸扇,腰白玉环,英俊的脸庞,浑身透露着脱俗的清新,怎么看都不是留恋烟花地的人。
  
  “你找锦儿呀,好啊好啊,麻烦您到楼上的第二个客房等下可以吗?”
  
  我撅撅嘴,为什么又是我?
  
  “锦儿,看来这回我又可以因为你发一次了。你回房再梳妆下啊。”陈妈妈兴奋地催促道。
  
  我把所有的妆卸下,简单地绾了个发髻,换上了一身兰色的长裙,素面朝天。我很羡慕他,因为他有着我没有的纯洁的感觉。
  
  “这位公子,你找锦儿什么事?”
  
  “哦,在下是陆瑟,久闻姑娘大名。听说姑娘精通音律,今日特来请教。”他双手作揖,恭敬道到。
  
  我一挑眉,他与我之前接触的纨绔弟子完全不同,“我一介弱女子哪有这般本领,只略懂皮毛而已。”
  
  “姑娘过谦,今日特来夜歌楼,为听姑娘一曲,姑娘总不能让在下扫兴而归吧。”如果我没看错,他澄澈的眼神闪过了狡猾,好,自认上贼船了。
  
  这一曲,错弹了。
  
  瑟一
  
  当朝吏部尚书的官邸陆府内——
  
  “诶,你说少爷最近怎么了?经常出门。”下人甲说。
  
  “上次少爷去了趟夜歌楼,就开始这样了。”下人乙说。
  
  “唉,你说好端端的少爷不会爱上烟花女子了吧……”下人甲说。
  
  “这要是被老爷知道就槽糕了。”下人乙说。
  
  “你们在讨论什么呢!”陆家管家,陆仲厉声喝道。
  
  “老管家……”下人们不知所措。
  
  “这件千万不能让老爷知道,听到了没有!”陆仲交代道。
  
  “是是是,我们记住了……” 二
  
  “二少爷,外出的马匹已经准备好了。”
  
  “麻烦你了,仲伯一袭白衣一掠而出,房间里只留下低着头等待吩咐的陆仲,及一句飘忽不定的话。
  
  “呵,还是这般性急。”陆仲微微一笑,躬身退出了房间。
  
  我驾着骏马飞驰于长安间,只为去那夜歌楼寻伊人,我的锦儿。想起她的一颦一笑,嘴边不觉勾勒出笑。
  
  思绪流转间,不觉已至。
  
  “哟,这不是陆二少爷吗?好久没来了,还是找锦儿吗?”陈妈妈笑眯眯地迎接我这千年不改的老主顾。
  
  “是啊,锦儿仍然在东阁吗?”边说边将一叠银票塞到陈妈妈的手中。
  
  “是的啊。”
  
  “先告辞了。”我作揖,转身上楼。
  
  刚进门,熟悉的龙涎香馥郁的气味便扑鼻而来,我向阁内望去,珠帘后,一曼妙女子倚在窗边,望着天空,若有所思,一袭绯衣,将面容映得绯红,令人心动。不禁唤道:“锦儿。”
  
  熟悉的伊人掀开珠帘,惊喜地望着我:“瑟,你来了吖!这次又要听什么曲?”
  
  我坐在凳上,说:“你奏什么我就听什么呀。”
  
  锦儿滑过一丝微笑,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撩动那琴弦,响起她那如落玉盘的声音:“锦瑟无端上弦,君几时归。离别时,伤心处。山无棱,天地合,莫与君别。烟花处,醉清风。传恨,休止,弄巧,待何时。只盼君归,与君共奏锦瑟。”
  
  我怔怔地望着锦儿,良久双目弯成新月,我的锦儿尽然将我们的名字写到词中,锦儿,此生若不与卿为夫妻,此生枉然。 三
  
  “瑟儿,你怎么这么晚回来。”爹问,眉眼间透露着慑人的威严。
  
  “瑟儿出去会友了,所以才这么晚。”我躲避着父亲的眼睛,低头回答。
  
  “哦?我怎么听人说在夜歌楼见过你,而且你还与一女子成对出入?”爹继续质问。
  
  “没……没有,瑟儿从来不会去那种是非地。”天地良心,我是想保全我的这段爱情。
  
  “就是说啊,我陆箫的儿子怎么可能与娼妓为伍呢?”爹缓了缓语气。
  
  “锦才不是娼妓呢!”娼妓?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锦儿,特别是——娼妓,这词。
  
  “锦?可是长安最有名的妓女锦?夜歌楼的当家花魁?好啊,瑟儿,没想到你竟然会和这种女人勾搭上?你把我陆家的脸给丢尽了。”爹一听,立即恼羞成怒。当我反应过来时,父亲已经在我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你给我跪到列祖列宗位前反省一宿。我马上将你的婚事定下来。”爹愤怒地甩袖离去。
  
  我跪在灵位前,望着陆家的列祖列宗,一遍一遍问,我真的做错了吗。
  
  这时陆天走进来,道:“瑟,你这是何苦呢。你知道爹的脾气的,他绝对不会允许他的儿子娶烟花女子为妻的。”
  
  “大哥,爹为什么这么顽固,为什么!我也老大不小了,我想拥有自己的幸福不行吗?”我无奈地咆哮道。
  
  陆天摇摇头:“不是爹顽固,是你太不懂事了。因为你是陆家二少,你是吏部尚书的儿子。还有,爹原来在犹豫是否让你娶宰相之女金俪为妻的,看来这回是定下了。”
  
  无
  
  一
  
  不得不承认陆老头子的动作迅速,从知道我和瑟的事后,就没有停息。爱情,真是奢侈品。
  
  “锦儿,陆老爷找你。”陈妈妈说道。呵呵,还是来了啊。
  
  “陆老爷,我就是你要找的锦儿。”我堆起微笑。
  
  “呵,过来是国色天香,怪不得瑟儿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陆箫笑道。
  
  “陆老爷过奖了。”
  
  “不过长的再好,你始终摆脱不了妓女的身份,你始终成为不了我陆家的媳妇。”陆箫说到这收起了笑容,眉宇间忽现出不敢让人违背的威严。
  
  “锦儿不明白陆老爷的意思。”
  
  “哼,很简单,离开瑟儿。”陆箫命令道。
  
  “不。”我唇齿间毫不犹豫地吐出了这个字。
  
  “哈哈哈,有脾气,是当我们陆家媳妇的料,不过,你不配。我们走着瞧。”陆箫说完这句话就阔门而别。
  
  二
  
  “锦儿,你来看看这件嫁衣怎么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衣料。”陈妈妈唤我道。
  
  “嫁衣?什么嫁衣?”我懒散地道。
  
  “你的呀。原来陆老爷来找我,给了我5000两银子让我帮你找个好人家,让你找个好归宿。我看那丘赫待你不薄,还多次来向我提亲,我一开始还真舍不得你。后来吧我想,女大不中留,就帮你答应了。唉,你说这陆老爷还真是宅心仁厚。他儿子迎娶了怕你伤心,就赶紧张罗着帮你找人家。”陈妈妈在那里唠叨着。
  
  “呵呵,出嫁啊?我要出嫁啊……”我目光呆滞望着前方,“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五,可是个黄道吉日啊。”陈妈妈满脸兴奋。
  
  瑟,我们此生真的无缘吗?
  
  端
  
  “爹,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我冲着父亲怒吼道。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呀。”陆箫耐心地解释道。
  
  我冷笑着望着他,:“哈哈,为我好?为我好?为我好啊!”说完我就快马加鞭来到了夜歌楼。
  
  “瑟!你怎么来了。你没事吧?”锦喜若狂,一袭绯衣轻舞飞扬。
  
  “跟我走吧。”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锦的双眸瞬间黯淡下去。“瑟,不要这样说,”锦摇头,“别任性,瑟。不可能了,你父亲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跟我走!离开我的父亲,离开陆家,离开这片土地,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谁找得到呢?让时间淡忘我们,几十年后,谁还会在意我们呢?”
  
  锦双眼雪亮:“你有你的家族,而我,什么都没有,你不能再这样自私了,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的家人想想,如果你我就这样走了,陆家会被人嘲笑,整个家族的名誉就会被你给毁了!”
  
  我有些绝望,试图挽回:“那些东西,我根本就不在乎啊。”“我在乎!”锦几近疯狂,“陆瑟,你听着,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我只是喜欢你的钱罢了。拜托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真的……只是喜欢我……我的钱么?”“是!”锦用尽全力否定了我,一抹冷笑将我最后一线希望打破。“那么……那么,我会好好做我的陆家二少爷的。再见。”
  
  说完,一袭白衣掠出窗外。屋里,只剩下锦呆滞的双眼,和时不时的低泣。
  
  锦出嫁了,全城的男人都在羡慕丘赫,他有一个如此貌美的妻子。在路人中,面色憔悴的陆瑟站在路旁,看着迎亲队伍。呵呵,锦,你说那个骑马的少年不是我,这是不是一种讽刺?陆瑟想至此,一口猩红的鲜血喷出,白色的长衫上沾上了班驳血迹。 “少爷,我们回去吧,你的身体受不了啊……”站在一旁的陆仲面色焦急。 “仲伯,让我独自清醒一会儿吧。”陆仲不再说话。 红轿内—— 锦的脸被胭脂抹地分外美丽,她苦笑道,瑟,这美丽不属于你了。她欲撩起帐子,看看路人中是否有那个少年,只可惜她不能。 瑟,如果有来世,我们一定要做夫妻,你答应我好吗?当做我的新婚礼物。
  
  “老爷,老爷……”下人甲说话已经接不上气。 明日便是陆家二少的大喜之日,所以陆箫显得格外高兴,他问:“怎么了,什么事?” “少爷,少爷他,快不行了。”下人甲说完便啜泣起来。 “你,你,你说什么?瑟儿他怎么了?”陆箫着急地问。 “少爷吐血不止,大夫已经无计可施了。”下人甲道。 “你快带我去看看。”陆箫着急地叫道。
  
  陆瑟房内—— 锦儿,我要先离你去了,若有转世,必为夫妻,兑现我们今生无法实现的诺言。陆瑟想完,便咽下这最后一口气离开人世。 “老……老爷,少爷病逝了!”下人乙低泣道。 陆箫只觉两眼一黑,不省人世。 “老爷!老爷!……”
  
  五天后,锦才得知陆瑟的离世,她默然坐在凳上,任凭泪水潸然浸湿她的衣裙。瑟,你怎么这么残忍,就这么走了,从此我们便要阴阳两隔了吗?上天给我开了这么大个玩笑,哈哈。她取出琴,瑟,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弹锦瑟了。
  
  两年后—— “夫人再用把劲,马上出来了。”接生婆着急地说。丘赫在屋外急地团团转。 直到听到孩子的哭声时,他才大步跨进房内。“终于生出了。”锦在一旁虚弱地说。丘赫心疼地挽过爱妻,两年了,锦发现在丘赫的身旁能找到安定。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可谁知,这孩子的前世是锦今世的绝恋,他是陆瑟的转世。 上天又开了一个玩笑。
 

    上一篇:禅说李商隐《锦瑟》诗---刘伟 下一篇:锦瑟年华:分享体验消费趋势的红利